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馨轩

以小人之心 行君子之事

 
 
 

日志

 
 

春秋战国时期任姓将吏  

2017-01-07 09:18:30|  分类: 【乐安族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前770-前476年)任姓将吏
目录:1、任固;2、任不齐 
    任固  春秋时秦国的大臣.
    任固是春秋时期秦国的大臣。他的事绩在《战国策》里有记载:
    齐以淖君之乱秦。其后秦欲取齐,故使苏涓之楚,令任固之齐。齐明谓楚王曰:“秦王欲楚,不若其欲齐之甚也。其使涓来,以示齐之有楚,以资固于齐。齐见楚,必受固。是王之听涓也,适为固驱以合齐、秦也。齐、秦合,非楚之利也。且夫涓来之辞,必非固之所以之齐之辞也。王不如令人以涓来之辞谩固于齐,齐、秦必不合。齐、秦不合,则王重矣。王于收齐以攻秦,汉中可得也。王即欲以秦攻齐,淮、泗之间亦可得也。”(摘自《战 国 策  》卷十三、齐六《齐以淖君之乱仇秦》)
这段古文的译文是:
  齐以淖齿杀死闵王之乱而仇视秦国。此后,秦国想争取齐国,就派苏涓去到楚国。又派任固到齐国。
  说客齐明对楚王说:“秦王想争取楚国,不如他想争取齐国更为迫切。秦国派苏涓来楚国,是为了向齐国表示秦、楚亲善,并用来帮助任固在齐国的活动。齐国见秦、楚两国亲善,一定会同意任固的要求,这样,大王同意苏涓的要求,正好是帮助任固去做联合齐、秦的工作。但齐、秦联合,对楚国并没有什么利益,而且苏涓来楚国说的一套,必定不会是任固去齐国说的那一套,大王不如派人去齐国把苏涓来楚国说的那套重楚轻齐的话说出来,使得齐国轻慢而不相信任固,这样,齐、秦必不会联合。齐、秦不能联合,那末大王的地位就提高了。大王若想联齐攻秦,那末被秦国夺去的楚汉中之地就可以收回了;大王若想联秦攻齐。那末齐国的淮北,泗水之间也就可以得到了。”
 
    任不齐:唐皇封任城伯、宋皇封当阳侯
    任不齐:(公元前545年-公元前468年)春秋时期楚国人,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之一,被唐朝皇帝追封为任城伯,宋朝天子加封为当阳侯。任姓多支系认其为始祖。任不齐精言诗礼,尤邃于乐,孔子卒三年(公元前476年),归桃乡故里,楚聘不应,作《诗传》、《礼纬注》、《乐经》。述孔子之言,作逸语三遍。周元王八年〔前469年〕九月卒,葬桃乡,墓在济宁城北房葛铺。楚考烈王伐鲁,兵出桃乡不下,攻之,子姓逃散,书遂亡,今传任子遗书,篇帙不多。(详见第第一章、第三章任不齐条)

战国(前475-前221)时期任姓将吏
目录:1、任章;2、任座;3、任鄙  
    1、任章 战国时魏桓子的谋臣.
    任章是战国时期魏国(都今山西夏县西北)桓子(《韩非子》谓“魏宣子”)的谋臣。他为魏桓子出谋划策,联合齐、韩,灭掉赵国的故事,许多古籍上都有详细记载。
《 战 国 策》之《任章计灭智氏》记录最简洁:知伯索地于魏桓子,魏桓子弗予。任章曰:“何故弗予?”桓子曰:“无故索地,故弗予。”任章曰:“无故索地,邻国必恐;重欲无厌,天下必惧。君予之地,知伯必骄。骄而轻敌,邻国惧而相亲。以相亲之兵,待轻敌之国,知氏之命不长矣!《周书》曰:‘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君不如与之,以骄知伯。君何释以天下图知氏而独以吾国为知氏质乎?”君曰:“善。”乃与之万家之邑一。知伯大说。因索蔡、皋梁于赵,赵弗与,因围晋阳。韩、魏反于外,赵氏应之于内,知氏遂亡。
     《韩非子》的记载除魏桓子变成了魏宣子外,其他基本上一样。
    《资治通鉴第一卷》《周纪一 周威烈王二十三年(戊寅,公元前403年)》把这个故事叙述得很详细:
智伯请地于韩康子,康子欲弗与。段规曰:“智伯好利而愎,不与,将伐我;不如与之。彼狃于得地,必请于他人;他人不与,必响之以兵,然后我得免于患而待事之变矣。”康子曰:“善。”使使者致万家之邑于智伯。智伯悦。又求地于魏桓子,桓子欲弗与。任章曰:“何故弗与?”桓子曰:“无故索地,故弗与。”任章曰:“无故索地,诸大夫必惧;吾与之地,智伯必骄。彼骄而轻敌,此惧而相亲;以相亲之兵待轻敌之人,智氏之命必不长矣。《周书》曰:‘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主不如与之,以骄智伯,然后可以择交而图智氏矣,柰何独以吾为智氏质乎!”桓子曰:“善。”复与之万家之邑一。
智伯又求蔡、皋狼之地于赵襄子,襄子弗与。智伯怒,帅韩、魏之甲以攻赵氏。襄子将出,曰:“吾何走乎?”从者曰:“长子近,且城厚完。”襄子曰:“民罢力以完之,又毙死以守之,其谁与我!”从者曰:“邯郸之仓库实。”襄子曰:“浚民之膏泽以实之,又因而杀之,其谁与我!其晋阳乎,先主之所属也,尹铎之所宽也,民必和矣。”乃走晋阳。
    三家以国人围而灌之,城不浸者三版;沈灶产蛙,民无叛意。智伯行水,魏桓子御,韩康子骖乘。智伯曰:“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桓子肘康子,康子履桓子之跗,以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也。疵谓智伯曰:“韩、魏必反矣。”智伯曰:“子何以知之?”疵曰:“以人事知之。夫从韩、魏之兵以攻赵,赵亡,难必及韩、魏矣。今约胜赵而三分其地,城不没者三版,人马相食,城降有日,而二子无喜志,有忧色,是非反而何?”明日,智伯以疵之言告二子,二子曰:“此夫谗人欲为赵氏游说,使主疑于二家而懈于攻赵氏也。不然,夫二家岂不利朝夕分赵氏之田,而欲为危难不可成之事乎!”二子出,疵入曰:“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也?”智伯曰:“子何以知之?”对曰:“臣见其视臣端而趋疾,知臣得其情故也。”智伯不悛。疵请使于齐。
赵襄子使张孟谈潜出见二子,曰:“臣闻唇亡则齿寒。今智伯帅韩、魏以攻赵,赵亡则韩、魏为之次矣。”二子曰:“我心知其然也;恐事未遂而谋泄,则祸立至矣。”张孟谈曰:“谋出二主之口,入臣之耳,何伤也!”二子乃潜与张孟谈约,为之期日而遣之。襄子夜使人杀守堤之吏,而决水灌智伯军。智伯军救水而乱,韩、魏翼而击之,襄子将卒犯其前,大败智伯之众,遂杀智伯,尽灭智氏之族。唯辅果在。
这段古文的译文是:
    智瑶向韩康子要地,韩康子想不给。段规说:“智瑶贪财好利,又刚愎自用,如果不给,一定讨伐我们,不如姑且给他。他拿到地更加狂妄,一定又会向别人索要;别人不给,他必定向人动武用兵,这样我们就可以免于祸患而伺机行动了。”韩康子说:“好主意。”便派了使臣去送上有万户居民的领地。智瑶大喜,果然又向魏桓子提出索地要求,魏桓子想不给。家相任章问:“为什么不给呢?”魏桓子说:“无缘无故来要地,所以不给。”任章说:“智瑶无缘无故强索他人领地,一定会引起其他大夫官员的警惧;我们给智瑶地,他一定会骄傲。他骄傲而轻敌,我们警惧而互相亲善;用精诚团结之兵来对付狂妄轻敌的智瑶,智家的命运一定不会长久了。《周书》说:‘要打败敌人,必须暂时听从他;要夺取敌人利益,必须先给他一些好处。’主公不如先答应智瑶的要求,让他骄傲自大,然后我们可以选择盟友共同图谋,又何必单独以我们作智瑶的靶子呢!”魏桓子说:“对。”也交给智瑶一个有万户的封地。
    智瑶又向赵襄子要蔡和皋狼的地方。赵襄子拒绝不给。智瑶勃然大怒,率领韩、魏两家甲兵前去攻打赵家。赵襄子准备出逃。问:“我到哪里去呢?”随从说:“长子城最近,而且城墙坚厚又完整。”赵襄子说:“百姓精疲力尽地修完城墙,又要他们舍生入死地为我守城,谁能和我同心?”随从又说:“邯郸城里仓库充实。”赵襄子说:“搜刮民脂民膏才使仓库充实,现在又因战争让他们送命,谁会和我同心。还是投奔晋阳吧,那是先主的地盘,尹铎又待百姓宽厚,人民一定能同我们和衷共济。”于是前往晋阳。
智瑶、韩康子、魏桓子三家围住晋阳,引水灌城。城墙头只差三版的地方没有被淹没,锅灶都被泡塌,青蛙孳生,人民仍是没有背叛之意。智瑶巡视水势,魏桓子为他驾车,韩康子站在右边护卫。智瑶说:“我今天才知道水可以让人亡国。”魏桓子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韩康子,韩康子也踩了一下魏桓子脚。因为汾水可以灌魏国都城安邑,绛水也可以灌韩国都城平阳。智家的谋士疵对智瑶说:“韩、魏两家肯定会反叛。”智瑶问:“你何以知道?”疵说:“以人之常情而论。我们调集韩、魏两家的军队来围攻赵家,赵家覆亡,下次灾难一定是连及韩、魏两家了。现在我们约定灭掉赵家后三家分割其地,晋阳城仅差三版就被水淹没,城内宰马为食,破城已是指日可待。然而韩康子、魏桓子两人没有高兴的心情,反倒面有忧色,这不是必反又是什么?”第二天,智瑶把疵的话告诉了韩、魏二人,二人说:“这一定是离间小人想为赵家游说,让主公您怀疑我们韩、魏两家而放松对赵家的进攻。不然的话,我们两家岂不是放着早晚就分到手的赵家田土不要,而要去干那危险必不可成的事吗?”两人出去,疵进来说:“主公为什么把臣下我的话告诉他们两人呢?”智瑶惊奇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的?”回答说:“我见他们认真看我而匆忙离去,因为他们知道我看穿了他们的心思。”智瑶不改。于是疵请求让他出使齐国。
    赵襄子派张孟谈秘密出城来见韩、魏二人,说:“我听说唇亡齿寒。现在智瑶率领韩、魏两家来围攻赵家,赵家灭亡就该轮到韩、魏了。”韩康子、魏桓子也说:“我们心里也知道会这样,只怕事情还未办好而计谋先泄露出去,就会马上大祸临头。”张孟谈又说:“计谋出自二位主公之口,进入我一人耳朵,有何伤害呢?”于是两人秘密地与张孟谈商议,约好起事日期后送他回城了。夜里,赵襄子派人杀掉智军守堤官吏,使大水决口反灌智瑶军营。智瑶军队为救水淹而大乱,韩、魏两家军队乘机从两翼夹击,赵襄子率士兵从正面迎头痛击,大败智家军,于是杀死智瑶,又将智家族人尽行诛灭。只有辅果得以幸免。
 
    2、任座揭开战国序幕的魏文侯的贤臣。
    任座是战国初期魏文侯的贤臣、忠臣,其事绩为许多古籍所记叙,任座直谏文侯的故事,使其成为千百年来,为臣之道敢于直言的典范。
    《资治通鉴》卷第一  【周纪一】记载:魏由是始大于三晋,诸侯莫能与之争。使乐羊伐中山,克之,以封其子击。文侯问于群臣曰:“我何如主?”皆曰:“仁君。”任座曰:“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何谓仁君?”文侯怒,任座趋出。次问翟璜,对曰:“仁君也。”文侯曰:“何以知之?”对曰:“臣闻君仁则臣直。向者任座之言直,臣是以知之。”文侯悦,使翟璜召任座而反之,亲下堂迎之,以为上客。
主段古文的意思是:
   魏文侯举行酒宴,要大夫们批评国君。有人说魏文侯睿智,有人说魏文侯仁爱,有人说魏文侯信义。全都是赞赏奉承的话,文侯自然非常高兴。
  到了任座说话,任座却说:“国君是不贤的君王,得到中山国,不依法传给弟弟,竟然传给自己的儿子。可见国君不贤。”
  文侯听了很不高兴,怒形于色,任座连忙退下。轮到翟黄发言了,翟黄不紧不慢地说:“国君是贤君啊,我听说只有贤明的君主在位,才有敢忠言直谏的臣子。如今任座出言直谏,足可证明国君的贤明啊!国君应该为此高兴啊!”
  文侯听了大喜说:“还来得及把任座请回来吗?”
  翟黄说:“当然来得及!我听说忠臣必会全忠,不会轻易逃避死难,任座必定还在宫门外呢!”
  翟黄走出去一看,任座果然站在门外,于是告诉他,国君要召见。
  任座进来后,文侯马上走下台阶迎接他,并且用上宾之礼款待。

    3、任鄙〔?一前288〕,秦武王时代的汉中太守。
    任鄙是任不齐五世孙,生活在距今二千三百年左右,秦始皇前的秦武王时代。官至汉中守。战国时秦国力土、著名勇士。秦人将他与樗里子并称,《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有秦人谚语记载:“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扛鼎抃牛者”.《史记·卷五·秦本纪》:“武王有力好戏,力土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八月,武王死。”这就是“举鼎绝膑”的典故,这大概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举重比赛。到秦昭王十三年,白起“举任鄙以为汉中守”(见《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剪列传第十三》)。上海图书馆任氏家谱的《秦汉中太守鄙传》记载:“鄙,字悦聚,勇健,才敏、精悍、多力,秦武王闻而召之,遂以孟说等俱为上大夫。说等以多力得幸,而鄙饶斡济能抚民,每对王有所论列,王纳之而疏焉。一日,王自贡鼎,说等皆从谀。鄙曰:大王以万乘之重,而履危为戏,说复谀焉,臣不知其可也。须臾,鼎倾,王绝膑而死。秦人贤鄙,昭襄王立,诛说等,召鄙谢之,录其忠,使为汉中太守。鄙多惠政,民皆又安,至十九年卒,于官民不忍忘,留其子登居汉中,秦末徙宜曲,以粟易金玉致富,《史记·货殖传》所载任氏是其裔孙也。次子伟东,归葬鄙于薛。”由此可知,任鄙之故籍也是古薛国。
    关于武王举鼎的故事,译成白话是这样的:武王逐个审视,看到雍州鼎时,对众臣说:“这鼎有人举过吗?”守鼎人回答:“自从有鼎以来,没有听说也没有人见过。“这鼎重达千钧,谁能举得起呀!”武王问任鄙、孟贲二将:“两个人,能举起吗?”任鄙知道武王恃力好胜,婉言辞谢:“臣只能举百钧之物。这鼎重千钧,臣不能胜任。”盂贲伸出两臂走到鼎前,说:“让臣试举,若举不起来,不要怪罪。”说罢,紧束腰带,挽起双袖,手抓两个鼎耳,大喝一声“起!”,只见鼎离地面半尺高,就重重地落下,盂贲感到一阵晕眩,站立不住,幸被左右拉住,没有倒庄地上。武王看了发笑:“你能把鼎举高地面,寡人还不如你吗?”任鄙劝道:“大王万乘之躯,不要轻易试力”。武王固执不听,卸下锦袍王带,束紧腰带,大踏步上前,任鄙拉着武王苦苦劝阻,武王生气地说:“你不能举,还不愿意寡人举吗?”任鄙不敢再劝。武王伸手抓住鼎耳,心想:“孟贲只能举起地面,我举起后应移动几步,才能显出高低”。于是,深吸一口气,使出平生力气,喝声:“起!”。鼎被举起半尺,武王接着移动左脚,不料右脚独力难支,身子一歪,鼎落地面,正砸到右脚上,武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众人慌忙上前,把鼎搬开,只见武王右脚足骨被压碎,鲜血流了一滩。等到太医赶来,武王已昏迷地不省人事,仍然自言自语;“心愿已了,虽死无恨。”入夜,武王气绝而薨。周赧王闻报大惊,亲往哭吊。右丞相樗里疾护棺回咸阳,立武王异母弟赢稷为王,是为秦昭襄王。安葬之后,樗里疾追究责任,将孟贲五马分尸,诛灭其族;奖励任鄙劝谏之能,升为汉中太守;同时谏议秦昭襄王,追究甘茂耸恿武王人周观鼎之罪。甘茂听到风声,害怕治罪而逃到魏国,至死不敢还秦。
    按照《史记》中《秦本纪第五》的记载,武王举鼎绝膑是武王四年,即公元307年。任鄙为汉中守是秦昭襄王十三年,即公元前294年。任鄙卒则是在秦昭襄王十九年即公元前288年。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