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馨轩

以小人之心 行君子之事

 
 
 

日志

 
 

三国两晋南北朝任姓将吏  

2017-01-08 20:28:09|  分类: 【乐安族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时期任姓将
三国(220-265)
目录:1、任昊;2、任褒;3、任峻;4、任嘏;5、任访 
任昊:魏太常。
任昊,为魏的太常,子任恺,任职东汉末年。史见《晋书》《列传》第四十五:“任恺,字元褒,乐安博昌人也。父昊,魏太常。” 
任褒  三国魏龙骧将军
任褒,三国时魏龙骧将军。曾任新巴南安广汉三郡守,沙州刺史,新巴县公。 
任峻(竣)三国魏骑都尉、典农中郎将
  任峻(竣),字伯达,河南中牟人也。三国魏骑都尉、典农中郎将
《三国志》有载:汉末扰乱,关东皆震。中牟令杨原愁恐,欲弃官走。峻说原曰:“董卓首乱,天下莫不侧目,然而未有先发者,非无其心也,势未敢耳。明府若能唱之,必有和者。”原曰:“为之奈何?”峻曰:“今关东有十馀县,能胜兵者不减万人,若权行河南尹事,总而用之,无不济矣。”原从其计,以峻为主簿。峻乃为原表行尹事,使诸县坚守,遂发兵。会太祖起关东,入中牟界,众不知所从,峻独与同郡张奋议,举郡以归太祖。峻又别收宗族及宾客家兵数百人,原从太祖。太祖大悦,表峻为骑都尉,妻以从妹,甚见亲信。太祖每征伐,峻常居守以给军。是时岁饥旱,军食不足,羽林监颍川枣祗建置屯田,太祖以峻为典农中郎将,〔募百姓屯田於许下,得谷百万斛,郡国列置田官〕,数年中所在积粟,仓廪皆满。官渡之战,太祖使峻典军器粮运。贼数寇钞绝粮道,乃使千乘为一部,十道方行,为衤复陈以营卫之,贼不敢近。军国之饶,起於枣祗而成於峻。评曰:任峻始兴义兵,以归太祖,辟土殖谷,仓瘐盈溢,庸绩致矣。苏则威以平乱,既政事之良,又矫矫刚直,风烈足称。杜畿宽猛克济,惠以康民。郑浑、仓慈,恤理有方。抑皆魏代之名守乎! 
任嘏  三国魏黄门侍郎、河东太守  任嘏,字昭先(一作昭光),三国魏黄门侍郎,魏河东太守。道家,撰《道论》十二卷。
 
任访:三国时曾任吴国南海郡太守。任访,三国时曾任吴国南海郡太守。其子任旭,三国和西晋名士,官至郎中。


西晋任姓将吏
 目录:1、任果;2、任旭;3、任恺;4、任罕;5、任臧;6、任谦;7、任延皓;8、任尤;9、任踞
 
 
西晋(265-316)
 
任果  西晋时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
《周书》记载:任  果 字静鸾,南安人也。世为方隅豪族,仕于江左。祖安东,梁益州别驾、新巴郡守阆中伯。果性勇决,志在立功。魏废帝元年,率所部来附。太祖嘉其远至,待以优礼。果因面陈取蜀之策,太祖深纳之。乃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邑一千户。及尉迟迥伐蜀,果时在京师,乃遣其弟岱及子悛从军。太祖以益州未下,复令果乘传归南安,率乡兵二千人,从迥征蜀。寻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萧纪遣赵拔扈等率众三万来援成都,果从大军击破之。及成都平,除始州刺史。在任未久,果请入朝,太祖许之。以其方隅首望,早立忠节,乃进爵安乐郡公,赐以铁券,听世相传袭。并赐路车、驷马及仪卫等以光宠之。寻为刺客所害,时年五十六。 史臣曰:古人称仁义岂有常,蹈之则为君子,背之则为小人,信矣。泉企长自山谷,素无月旦之誉,而临难慷慨,有人臣之节,岂非蹈仁义欤。元礼、仲遵聿遵其志,卒成功业,庶乎克负荷矣。李迁哲、杨干运、席固之徒,属方隅扰攘,咸翻然而委质,遂享爵位,以保终始。观迁哲之对太祖,有尚义之辞;干运受任武陵,乖事人之道。若乃校长短,比优劣,故不可同年而语矣。阳雄任兼文武,声着中外,抑亦志能之士乎。
 
 
 
任旭  西晋官至郎中
任旭,字次龙,晋代临海章安(今浙江临海)人,官至郎中。三国时吴国南海郡太守任访之子。
 
 
任恺:晋侍中、太子少傅、史部尚书、昌国县侯
任恺,字元褒,乐安博昌人也。父昊,魏太常。恺少有识量,尚魏明帝女,累迁中书侍郎、员外散骑常侍。晋国建,为侍中,封昌国县侯。
晋书恺有经国之干,万机大小多管综之。性忠正,以社稷为己任,帝器而昵之,政事多谘焉。泰始初,郑冲、王祥、何曾、荀顗、裴秀等各以老疾归第。帝优宠大臣,不欲劳以筋力,数遣恺谕旨于诸公,谘以当世大政,参议得失。恺恶贾充之为人也,不欲令久执朝政,每裁抑焉。充病之,不知所为。后承间言恺忠贞局正,宜在东宫,使护太子。帝从之,以为太子少傅,而侍中如故,充计画不行。会秦、雍寇扰,天子以为忧。恺因曰:“秦、凉覆败,关右骚动,此诚国家之所深虑。宜速镇抚,使人心有庇。自非威望重臣有计略者,无以康西土也。”帝曰:“谁可任者?”恺曰:“贾充其人也。”中书令庾纯亦言之,于是诏充西镇长安。充用荀勖计得留。
晋书充既为帝所遇,欲专名势,而庾纯、张华、温颙、向秀、和峤之徒皆与恺善,杨珧、王恂、、华暠等充所亲敬,于是朋党纷然。帝知之,召充、恺宴于式乾殿,而谓充等曰:“朝廷宜一,大臣当和。”充、恺各拜谢而罢。既而充、恺等以帝已知之而不责,结怨愈深,外相崇重,内甚不平。或为充谋曰:“恺总门下枢耍,得与上亲接,宜启令典选,便得渐疏,此一都令史事耳。且九流难精,间隙易乘。”充因称恺才能,宜在官人之职。帝不之疑,谓充举得其才。即日以恺为吏部尚书,加奉车都尉。
晋书恺既在尚书,选举公平,尽心所职,然侍觐转希。充与荀勖、冯紞承间浸润,谓恺豪侈,用御食器。充遣尚书右仆射、高阳王珪奏恺,遂免官。有司收太官宰人检核,是恺妻齐长公主得赐魏时御器也。恺既免而毁谤益至,帝渐薄之。然山涛明恺为人通敏有智局,举为河南尹。坐贼发不获,又免官。复迁光禄勋。
晋书恺素有识鉴,加以在公勤恪,甚得朝野称誉。而贾充朋党又讽有司奏恺与立进令刘友交关。事下尚书,恺对不伏。尚书杜友、廷尉刘良并忠公士也,恺为充所抑,欲申理之,故迟留而未断,以是恺及友、良皆免官。恺既失职,乃纵酒耽乐,极滋味以自奉养。初,何劭以公子奢侈,每食必尽四方珍馔,恺乃逾之,一食万钱,犹云无可下箸处。恺时因朝请,帝或慰谕之,恺初无复言,惟泣而已。后起为太仆,转太常。
晋书初,魏舒虽历位郡守,而未被任遇,恺为侍中,荐舒为散骑常侍。至是舒为右光禄、开府,领司徒,帝临轩使恺拜授。舒虽以弘量宽简为称,时以恺有佐世器局,而舒登三公,恺止守散卿,莫不为之愤叹也。恺不得志,竟以忧卒,时年六十一,谥曰元,子罕嗣。
(见《晋书》《列传》第四十五)
 
 
任罕  西晋历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兗州刺史、大鸿胪
任恺之子。字子伦,幼有门风,才望不及恺,以淑行致称,为清平佳士。历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兗州刺史、大鸿胪。(见《晋书》《列传》第四十五)
 
 
 
任臧   晋上邽令、太守
任臧,上邽令 特命六郡人部曲督李含、上邽令任臧、始昌令阎式、谏议大夫李攀、陈仓令李武、阴平令李远、将兵都尉杨褒等上书,请依梁统奉窦融故事,推特行镇北大将军,承制封拜,其弟流行镇东将军,以相镇统。时宋岱水军三万,次于垫江,前锋孙阜破德阳,获特所置守将骞硕,太守任臧等退屯涪陵县。摘自《晋书》
 
 
任  谦  晋侍中。
右仆射梁喜、侍中任谦、京兆尹尹昭承间言于兴曰:“父子之际,人罕得而言。然君臣亦犹父子,臣等理不容默。并后匹嫡,未始不倾国乱家。广平公弼奸凶无状,潜有陵夺之志,陛下宠之不道,假其威权,倾险无赖之徙,莫不鳞凑其侧。市巷讽议,皆言陛下欲有废立之志。诚如此者,臣等有死而已,不敢奉诏。”兴曰:“安有此乎!”昭等曰:“若无废立之事,陛下爱弼,适所以祸之,愿去其左右,减其威权。非但弼有太山之安,宗庙社稷亦有磐石之固矣。”兴默然。摘自《晋书》
 
 
任延皓  晋高祖殿中监
并州人也。业术数风云之事。晋高祖在太原重围时,高祖最为亲要,延皓以本业请见,高祖甚加礼遇。晋天福初,延皓授太原掾,寻改交城、文水令,皆高祖慰荐之力也。高祖镇太原,延皓多言外事,出入无间,高祖左右皆惮之。在文水聚敛财贿,民欲陈诉,延皓知之。一日,先诬告县吏结集百姓,欲劫县库。高祖怒,遣骑军并擒县民十数,族诛之,冤枉之声,闻于行路。高祖即位,累官至殿中监,恃宠使气,人望而畏之,虽宰辅之重,延皓视之蔑如也。刘崇在河东,日常切齿。及魏王承训薨,归葬太原,令延皓择葬地,时有山冈僧谓刘崇曰:“魏王葬地不吉,恐有重丧。”未几,高祖崩,崇以僧言奏之,乃配流延皓于麟州。路由文水,市民掷瓦殴骂甚众,吏人救之仅免。既至贬所,刘崇令人杀之,籍没其家。史臣曰:李崧仕唐、晋之两朝,耸伊、皋之重望,考其器业,无忝台衡。会多僻之朝,被参夷之戮,人之不幸,天亦难忱。逢吉秉蛇虺之心,窃夔、龙之位,杀人不忌,与国俱亡。李崧之冤血未销,逢吉之枭首斯至,冥报之事,安可忽诸!自李鏻而下,凡数君子者,皆践履朝行,彰施帝载,国华邦直,斯焉在哉!惟延皓之丑行,宜乎不得其死矣。摘自《旧五代史》
 
 
 
任尤:晋封为扬紫侯。
西晋任旭为章安人(今浙江临海),有“志操足以励俗,博学足以明道”的诗句。
 
 
任踞:晋大宗正
三国和西晋名士任旭之子,:三国吴时南海郡太守任访之孙,曾官至大宗正。

东晋任姓将吏
目录:任延皓 
东晋、十六国(317-420) 
任延皓:东晋高祖时官至殿中监。
东晋为平州人(今山西太原)。《旧五代史宋薛居正等》《列传五》记载:任延皓,并州人也。业术数风云之事。晋高祖在太原重围时,高祖最为亲要,延皓以本业请见,高祖甚加礼遇。晋天福初,延皓授太原掾,寻改交城、文水令,皆高祖慰荐之力也。高祖镇太原,延皓多言外事,出入无间,高祖左右皆惮之。在文水聚敛财贿,民欲陈诉,延皓知之。一日,先诬告县吏结集百姓,欲劫县库。高祖怒,遣骑军并擒县民十数,族诛之,冤枉之声,闻于行路。高祖即位,累官至殿中监,恃宠使气,人望而畏之,虽宰辅之重,延皓视之蔑如也。刘崇在河东,日常切齿。及魏王承训薨,归葬太原,令延皓择葬地,时有山冈僧谓刘崇曰:“魏王葬地不吉,恐有重丧。”未几,高祖崩,崇以僧言奏之,乃配流延皓于麟州。路由文水,市民掷瓦殴骂甚众,吏人救之仅免。既至贬所,刘崇令人杀之,籍没其家。


南北朝时期任姓将吏
(续前)
南北朝(420-589)
 
 
人物目录:
1、任祥;2、任褒;3、任荟之;4、任农夫;5、任伯侯;6、任岐;7、任祚;8、任综;9、任朏;10、任仲仁;11、任果;12、任遥;13、任遐;14、任漾之;15、任昉;16、任东里;17、任孝恭;18、任课;19、任瓘;20、任忠;21、任榛;22、任约;23、任七宝;24、任惠;25、任桃26、任延敬;27、任胄
 
人物简历:
任祥  北朝齐封魏郡公、侍中、徐州刺史
任祥,字延敬,广宁人(今辽宁锦州),拜广宁太守,封魏郡公,后兼尚书左仆射,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天平初,拜侍中,迁徐州刺史。
李延寿《北史》列传第四十一有传:“任祥,字延敬,广宁人也。少和厚,有器度,初从葛荣,荣署为王。荣败,拥所部先降。拜广宁太守,赐爵西河县公。随齐神武起兵,封魏郡公。后兼尚书左仆射,进位开府仪同三司。祥位望既重,能以宽和接物,人士称之。及斛斯椿衅发,祥弃官北走,归神武。天平初,拜侍中,迁徐州刺史。在州大有受纳,然政不残,不为人所疾苦。颍川长史贺若徽执刺史田迅,据城降西魏。祥战失利,还北。与行台侯景、司徒高昂共攻拔颍川。元象元年,卒于鄴。赠太尉公、录尚书事。”
(明)任洛等 纂修《遼東志》下:“任祥延敬廣寧人初從葛榮榮敗擁所部降拜廣寧太守賜爵西河縣公隨齊神武起兵封魏郡公。”
其子任胄嗣其职。(宋元)马端临 著的《文献通考》卷二百七十一·封建考十二:“任祥,广宁人。积封至魏郡公。子胄嗣。”
 
任褒,南北朝时的仆射
任褒,南北朝魏孝庄帝时期的将军,职务为仆射。《魏书》帝纪第十 孝庄纪帝纪第十 孝庄纪(南北朝)(武泰元年即528年)六月……是月,葛荣饥,使其仆射任褒率车三万余乘南寇,至沁水。癸卯,以高昌王世子光为平西将军、瓜州刺史,袭爵泰临县开国伯、高昌王。太尉公、上党王天穆为大都督、东北道诸军事,率都督宗正珍孙、奚毅、贺拔胜、尔朱阳都等讨任褒。
 
任荟之  南朝宋臣、蜀郡太守
任荟之,南朝宋臣,宋文帝元嘉年间,任蜀郡太守。沈约著《宋书》列传第五:“先是,道济振武司马、蜀郡太守任荟之虽不任军事,事宁,以为正员郎。”
 
任农夫,南朝宋臣,任司徒参军督护
任农夫,南朝宋明帝朝之臣,任司徒参军督护,被外监朱幼推举,领兵打仗,立下战功。
《资治通鉴》第一百三十一卷有记载:
庾业于长塘湖口夹岸筑城,有众七千人,与延熙遥相应接。沈怀明、张永与晋陵军相持,久不决。外监朱幼举司徒参军督护任农夫骁勇有胆力,上以四百人配之,使助东讨。农夫自延陵出长塘,庾业筑城犹未合,农夫驰往攻之,力战,大破之,庾业弃城走义兴。农夫收其船仗,进向义兴助吴喜。二月,己未朔,喜渡水攻郡城,分兵击诸垒,登高指麾,若令四面俱进者,义兴人大惧,诸垒皆溃,延熙赴水死,遂克义兴。
这段古文的译文是:
寻阳政权的庾业,在长塘湖夹湖口两岸修筑城堡,部队有七千人,与刘延熙遥相呼应。建康将领沈怀明、张永与据守晋陵的东战场叛军正面对峙,很长时间不能决出胜负。皇宫外监朱幼推荐司徒参军督护任农夫,说他骁勇胆大,又有臂力。明帝配给他四百人,让他增援东战场。任农夫自延陵出发,攻击长塘湖崐,庾业筑城还没有完工,任农夫率军急行挺进,猛烈攻击,大破庾业军。庾业放弃城堡,逃回义兴。任农夫接收遗留下来的武器、船只,向义兴进军,增援吴喜。二月,己未朔(初一),吴喜渡过荆溪,攻打义兴城池,同时派出军队,分别攻打其他营垒。吴喜站在高处挥动小旗发令,像是指挥很多军队同时进攻的样子。义兴城叛军大为恐惧,各营垒霎时崩溃,刘延熙投河自杀,吴喜于是攻克义兴。 
 
任伯侯  南朝宋臣,官辅国将军、行湘州事
任伯侯,南朝宋顺帝时任禁军将领、行湘州事等职,忠于朝庭,但最后还是被顺帝朝庭所杀。南朝梁·沈约著《宋书》本纪第十顺帝章述:“行湘州事任侯伯杀前湘州行事庾佩玉,传首京邑。……五月戊午……辅国将军、行湘州事任侯伯有罪伏诛。”
 
任岐  南朝宋之臣、谘议从事中郎
任岐,子任祚、任综,孙任朏。祖孙三代四人,共仕南朝的宋朝,官职谘议从事中郎。祥见任朏条。
 
任祚 南朝宋之臣、谘议从事中郎
任祚,任岐之长子,任朏的伯父。祖孙三代,共仕南朝的宋朝,官职谘议从事中郎。祥见任朏条。
 
任综  南朝宋之臣、谘议从事中郎
任综,任岐之次子,任朏的父亲。祖孙三代共仕南朝的宋朝,官职谘议从事中郎。祥见任朏条。
 
任朏  南朝宋将、左司马
任朏,宋朝时,宋之大将,文德时任左司马。《宋书》记其事:三月,前镇东司马苻达、征西从事中郎任朏等举义,立保宗弟文德为主。拓跋齐闻兵起遁走,达追击斩齐,因据白崖,分平诸戍。文德自号使持节、都督秦河凉三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秦河凉三州牧、平羌校尉、仇池公,遣露板驰告朝廷。太祖诏曰:“近者校尉仇池公表虏纵逸,寇窃仇池,将士挫伤,民萌涂炭,眷言西顾,矜慨在怀。杨文德世笃忠顺,诚感家国,纠率义徒,奄殄凶丑,锋旗所向,歼溃无遗,氛昆澄清,蕃境宁一,念功惟事,良有欣嘉。便可遣使慰劳,宣示朝旨,并敕梁州刺史申坦随宜应援。”又诏曰:“显录勋效,盖惟国典,施赏务速,无或逾时。杨文德志气果到,文武兼全,乘机潜奋,殊功仍集,告捷归诚,献俘万里,朝无暂土,树难自肃,休烈昭著,朕甚嘉焉。杨氏世祖西劳,方忠累叶,宜绍先绪,膺受宠荣。可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任朏祖父岐,伯父祚,父综,并仕杨氏,为谘议从事中郎。朏有志干,文德以为左司马。摘自《宋书》卷九十八 列传第五十八 氐胡
 
任仲仁  南朝宋文帝时将军
任仲仁,南朝宋文帝时期的将军。《宋书》有记载:
 (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九年,(萧思话为抚军将军,兖徐二州刺史)统扬武将军、冀州刺史张永众军围确磝(高敖?)。初,镇军谘议参军申坦与王玄谟围滑台,不克,免官。青州刺史萧斌板坦行建威将军、济南平原二郡太守,守历城,令任仲仁又为坦副,并前锋入河。五月,发沿口,永司马崔训、建武将军齐郡太守胡景世率青州军来会。七月,思话及众军并至确磝,治三攻道。太祖遣员外散骑侍郎徐爰宣旨督战。张永、胡景世当东攻道,申坦、任仲仁西攻道,崔训南攻道。贼夜地道出,烧崔训楼及蟆车,又烧胡景世楼及攻具,寻又毁崔训攻道,城不可拔。思话驰来,退师。攻城凡十八日,解围还历下。崔训以楼见烧,又不能固攻道,被诛于确磝;永、坦并系狱。诏曰:“得抚军将军思话启事,确磝不拔,士卒疲劳,且班师清济,更图进讨。此镇山川严阻,控临河朔,形胜之要,擅名自古,宜除其授,以允望实。思话可解徐州为冀州,余如故。彭城文武,复量分配,即镇历城。”寻为江夏王义恭所奏,免官。摘自《宋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十八》
《册府元龟》卷四百五十《将帅部·失守谴让》等亦有记载。
 
任果 南北朝魏臣 大都督、骠骑大将军、安乐郡公
任果,字静鸾,南安人也。魏废帝元年,率所部附魏。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邑一千户。后又累官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始州刺史,进爵安乐郡公,赐以铁券。后为刺客所害,时年五十六。《周书》有其传详载:
任果,字静鸾,南安人也。世为方隅豪族,仕于江左。祖安东,梁益州别驾、新巴郡守阆中伯。果性勇决,志在立功。魏废帝元年,率所部来附。太祖嘉其远至,待以优礼。果因面陈取蜀之策,太祖深纳之。乃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邑一千户。及尉迟迥伐蜀,果时在京师,乃遣其弟岱及子悛从军。太祖以益州未下,复令果乘传归南安,率乡兵二千人,从迥征蜀。寻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萧纪遣赵拔扈等率众三万来援成都,果从大军击破之。及成都平,除始州刺史。在任未久,果请入朝,太祖许之。以其方隅首望,早立忠节,乃进爵安乐郡公,赐以铁券,听世相传袭。并赐路车、驷马及仪卫等以光宠之。寻为刺客所害,时年五十六。 史臣曰:古人称仁义岂有常,蹈之则为君子,背之则为小人,信矣。泉企长自山谷,素无月旦之誉,而临难慷慨,有人臣之节,岂非蹈仁义欤。元礼、仲遵聿遵其志,卒成功业,庶乎克负荷矣。李迁哲、杨干运、席固之徒,属方隅扰攘,咸翻然而委质,遂享爵位,以保终始。观迁哲之对太祖,有尚义之辞;干运受任武陵,乖事人之道。若乃校长短,比优劣,故不可同年而语矣。阳雄任兼文武,声着中外,抑亦志能之士乎。摘自《周书》卷四十四  列传第三十六
《齐周隋诸侯王列侯》载“任果,南安人。本仕梁,以众来附,封乐安郡公。”
弟任岱,子任悛,随其从军。
 
任遥  南朝齐中散大夫
任遥,乐安博昌(今山东博兴东南)人,汉御史大夫任敖之后,任昉之父,南朝齐中散大夫。《南史 任昉传》中有关其父的内容不少:“任昉……父遥,齐中散大夫。……遥妻河东裴氏,高明有德行,尝昼卧,梦有五色采旗盖四角悬铃,自天而坠,其一铃落入怀中,心悸因而有娠。占者曰:“必生才子。”及生昉,身长七尺五寸,幼而聪敏……昉父遥本性重槟榔,以为常饵,临终尝求之,剖百许口,不得好者。昉亦所嗜好,深以为恨,遂终身不尝槟榔。”
 
任遐 南朝齐武帝御史中丞、金紫光禄大夫。
任遐,乐安博昌(今山东博兴东南)人,字景远,南朝齐中散大夫任遥之兄,南朝太常博士,黄门侍郎、司徒右长史任昉之伯父。
《南史 任昉传》记有其事:“遥兄遐字景远,少敦学业,家行甚谨,位御史中丞、金紫光禄大夫。永明中,遐以罪将徙荒裔,遥怀名请诉,言泪交下,齐武帝闻而哀之,竟得免。”其意是:任遥兄任遐,字景远。自幼勤于学业,家教严谨,官至御史中丞、金紫光禄大夫。永明年间,任遐因获罪将被流放到荒远的地方,任遥拿着名片去求情申诉,边说边流泪,齐武帝听后很同情,最终任遐被赦免。
 
任漾之  南朝齐之臣,任辅国将军、巴东太守
任漾之,南朝齐之臣,和帝萧宝融朝任辅国将军,巴东太守。姚思廉著《梁书》卷十 列传第四有记:“初,义师之起也,巴东太守萧惠训子璝、巴西太守鲁休烈弗从,举兵侵荆州,败辅国将军任漾之于硖口,破大将军刘孝庆于上明,颖胄遣军拒之;而高祖已平江、郢,图建康。”《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四【齐纪十】有载:“巴西太守鲁休烈、巴东太守萧惠训不从萧颖胄之命;惠训遣子璝将兵击颖胄,颖胄,遣汶阳太守刘孝庆屯峡口,与巴东太守任漾之等拒之。……鲁休烈、萧璝破刘孝庆等于峡口,任漾之战死。休烈等进至上明,江陵大震。萧颖胄恐,驰告萧衍,令遣杨公则还援根本。”
 
任昉  南朝太常博士,黄门侍郎、司徒右长史、太守
 
任昉(460-508),字彦升,乐安博昌(今山东寿光)人,仕宋、齐、梁三朝。生于460年,卒于508年。他16岁举秀才,为太常博士。南齐时,官至中书侍郎、司徒右长史。他与萧衍都是“竟陵八友”中人,并相友善。永元三年(501),萧衍进军建康,任昉为记室。次年,萧衍代齐立梁,禅让文告即出自任昉手笔。入梁,拜黄门侍郎、吏部郎,出为义兴(今宜兴)太守,召为御史中丞、秘书监。又出为新安太守,逝世于任所。追赠太常,谥号敬子。
一、三朝为官
任昉的父亲名任遥,为南朝刘中散大夫。任遥的兄长任遐,字景远,自幼勤于学业,家教严谨,官至御史中丞、金紫光禄大夫。
  任昉的母亲即任遥的妻子河东裴氏,聪明有德行。古籍记称:有一次裴氏白天睡觉,梦到四角悬挂着五彩旗盖,从天而降,其中一只铃铛落入怀中,心里非常害怕,而后有孕。占卜的先生说:“你一定会生才子。”后来生下任昉,身长七尺五寸,自幼聪明,被人称作神童。任昉四岁时能背诵几十篇诗歌,八岁时就能写文章,自作《月仪》一篇,辞义非常美。宋朝重臣褚彦回曾对任遥说:“听说您有一个好儿子,都感到非常欣喜。这样的孩子一百个不为多,一个不为少。”因此,任昉的名气更大了。任昉的堂叔任晷有识别人才的能力,在任昉十二岁时,他喊着任昉的小名说:“阿堆,你是我们家的千里驹啊。”
在南朝的宋、齐、梁三代,任昉都任过官职。
起初任昉为奉朝时,被推举为兖州秀才,授为太学博士。永明初年(南北朝齐武帝年号),卫将军王俭兼任丹阳县尹,聘请任昉为主簿。王俭每读到任昉的文章,必再三阅读,认为当时没有人能与之相媲美,说:“自傅季友以来,这样的好文章才又始见于任昉。如果孔门收录,则任昉已经到了入室升堂的地步了。”于是,王俭让任昉写篇文章,看后,说:“正中我意。”王俭拿出自己写的文章,让任昉修改,任昉改定了几个字。王俭拍着桌子感叹说:“以后又有谁知道我的文章是由你改定的呢!”任昉竟然被王俭如此赏识。齐明帝(萧鸾)时,年仅18岁(有误,齐明帝萧鸾元年是494年,此时任昉应是24岁)的任昉因才思敏捷,文笔超群,出任过太子掌兵校尉,掌管东宫书记,后任中书侍郎,司徒右长史等。
后来任昉为司徒竟陵王记室参军。33岁时梁武帝(萧衍)任命他为骠骑记室参军,主持文翰书记。。
后又拜为黄门侍郎吏部郎中。到地方任官后,被擢任为义兴(即今江苏省宜兴、溧阳一带)太守,还被召为御史中丞、秘书监等,最后任新安(辖境相当于今浙江淳安以西、安徽新安江流域、祁门及江西婺源等地的广大地区)太守。
公元503年,任义兴太守时,有一年大灾荒,他用自己的俸金兑米为粥,救活了2000多人。公余之暇,他喜欢到西九边散步、垂钓、观光、吟诗。为了纪念任昉在宜兴的德政,后人便在他经常垂钓的西九之滨筑台,称之为“任公钓台”。任昉酷爱宜兴山水,卸任之后,于画溪北岸建别墅,长期寓居,这便是丁蜀镇“任墅”村得名的由来。
担任义兴太守时,当地的人生孩子却不抚养,任昉严厉申明法律,(生子不养)和杀人同罪。对待怀孕的人,提供钱财用度,受到接济的人家有好几千。在任上所得的公田、俸禄共八百多石(用粮食计算),任昉分成五份分给下级,剩下的全部资助别人,儿女、妻妾只吃麦子而已。 
    调任为新安太守时, “乐人之乐,忧人之忧”,“行可以厉风俗,义可以厚人伦,能使贪夫不取,懦夫有立”。任昉性格豁达,“不事边幅”,不摆官架,外出路遇“民通辞讼者”,察问审理果断及时,“就路决焉”,方便黎民,深为百姓称颂,其叔父也夸赞任昉是到处为民办好事的“吾家千里驹”。
任昉在任内,以清廉闻名,他平时纤尘不染,甘于淡泊,毫不苟取。除喜爱藏书外,不治家产,“儿妾食麦而已”,“车服亦不鲜明”,自己却常将财物分与亲友及贫民,以个人“禄奉所收,四方饷遗”,十分慷慨的周济饥民,“即日便尽”。在调离义兴前往新安时,除书卷外,他物了了,船上只有米五石。他身无官服,不能下船,直至沈约“遗裙衫迎之”,方能登岸赴任。
梁武帝七年(公元508年),任昉在任上病故,时年48岁。他去世时,遗产只有桃花米二十石,家人没有能力办丧事。临终前,曾留下遗言:不许带“新安一物还都,杂木为棺,浣衣为殓”。任昉家里不置产业,以至于没有宅屋府第。当时有人嘲笑他经常借贷,借贷来的钱也都分散给亲戚朋友。东海(地名)人王僧孺曾经评论他,认为“任昉以别人快乐为乐,以别人忧愁而忧,不带家产上任,赢得百姓敬仰回来,不顾贫穷,抛去吝啬的性格,他的行为可以激励当地风俗,他的气节可以教化人伦关系,能让贪婪的人不贪图钱财,让怯懦的人有自立的勇气”。任昉被推崇,达到了非同一般的地步。任昉一生德高望重,客死他乡后,“阖境痛惜”,百姓为他共立祠堂于新安城南,岁终按时祭祀。梁武帝萧衍听到任昉去世的消息,把正在吃着的西苑绿沈瓜“投之于盘,悲不自胜”,“即日举哀,哭之甚恸”,追赠任昉为太常卿,谥号敬子。
二、文学泰斗
任昉是南朝的散文大家,以擅长表、奏、书、启等实用文体知名于时,与诗坛圣手沈约齐名,史称“任笔沈诗”。
据《四库全书》、《六朝诗选》和南朝梁文学评论家钟嵘《诗品》所述:“任昉自幼聪明神悟,四岁诵诗数十篇,八岁能写文章,身高七尺五寸,雅善属文,尤长载笔,声闻藉甚。”任昉雅属文,当时的王公表奏没有不请他的。甚至皇帝的许多章文,也出自任昉之手。南朝齐著名作家、卫将军王俭位居清显,才学渊博,对任昉非常器重,“每见其文,必三复殷勤”,王俭认为任昉的文章“当时无辈”。 当时琅邪人王融(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有文才,自认为无人能比,当他读到任昉的文章时,则自叹弗如,怅然若失。沈约对任昉文章“深所推挹”,给予很高的评价。清朝人许梿赞扬说:“彦升文简炼入韵,绝无畦町可窥,所谓秀采外扬,深衷内朗,其体格当在沈约之上”。任昉对“沈诗任笔”的说法,“甚以为病”。晚年转好着诗,意欲胜过沈约。但是用典过多,属辞滞涩,当时有“才尽之谈”(《南史·任昉传》)。他与王融掀起的那种作诗“竞须新事”的风气,受到钟嵘的批评(见《诗品序》)。不过今存诗21首,却比较平实,用典不多。如《赠王僧孺》、《出郡传舍哭范仆射三首》等,直抒胸臆,情辞深婉;《济浙江》、《落日泛舟东溪》等,写景述怀,文笔清丽,亦含兴寄。
任昉一生广交士友,与梁武帝萧衍、沈约、谢眺、王融、萧琛、范云、陆陲等八人交往甚密,世称“齐梁八友”,也称“竟陵八友”。任昉“奖掖后学,荐举贤才”,“立于士大夫间,多所汲引,有善已者则厚其声名”,而“得其延誉者,率多升擢”,使之名展其才。因此,“衣寇贵游,莫不争与交好”,任昉之座上客“恒有数十”,人们敬慕任昉而尊之为“任君”。
任昉一生酷爱典籍,极爱藏书,并且多方面的书籍他都加以存藏,家虽贫,聚书至万余卷,一种书存有不同的版本和抄本,以至于在官府书库内查找不到的书,在任昉的家藏书中或许可以查到。其藏书多至万余卷,与沈约、王僧儒并称为三大藏书家。故任昉以藏书名噪一时,成为当时著名的藏书家之一。
任昉一生著书颇丰,所著文章洋洋数百万言,盛行于世。据《史书》记载的撰著有《杂传》247卷、《述异记》2卷、《地理书钞》9卷、《地记》252卷、《文集》23卷、《任昉集》34卷、《文章始》1卷等,明朝时期的张溥辑有《任彦升文集》。任昉的作品佚失很多,但从现存的作品看,任昉以富瞻的才华、超常的文思、多彩的笔触,夺得了笔体作家的冠冕,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一定的地位。《隋书·经籍志》有《任昉集》34卷,已佚。明代张溥辑有《任彦升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又《文章缘起》及《述异记》二书,旧均题为昉作。”事见《南史·任昉传》。
三、孝亲爱民
任昉非常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每当父母生病,他总是侍候在他们的身边,衣服从不解带,说话时难过地流下眼泪,汤药、饭食必先亲自尝一尝。 
  任昉因父丧离职,三年服丧期间,非常悲痛,以至于用杖拄地才能起立。齐武帝对任昉的伯父任遐说:“听说任昉因哀痛导致身体瘦弱,超过了丧礼所要求的,使人为他担心,照此下去,失去的并非只是你的好侄子,也是当今文坛的损失啊。你应该好好劝导他一番。”任遐劝任昉稍进饮食,任昉当时尽力咽下,等到叔父回去,又即刻呕出。任昉的父亲任遥平素喜欢吃槟榔,把它作为常吃的食物,临终的时候曾要槟榔吃,剖开上百个,竟没有一个合口的,任昉感到非常难过,自己虽也喜欢吃,但终生不再食槟榔。后为继母服丧期间,由于先前身体已经很虚弱,任昉每一次恸哭,都会昏厥过去,过好长时间才会苏醒,因而在墓边搭了间简陋的茅屋以尽丧礼。有文章评说,凡任昉哭过的地方,草木不生。任昉本来很强壮,腰带充实,服丧三年丧期后,虚弱得好像变了一个人,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
任昉奉养叔父、叔母和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侍奉哥哥嫂嫂非常恭敬小心。亲戚贫困,他一直供养接济他们。所得的薪水,四处馈赠,都分散给了亲属、亲戚,当天就用光了。
(以上内容,见《梁书》第十四卷、《列传》第八等古籍资料)
 
任东里  南朝齐尚书外兵郎
 
任东里,乐安博昌(今山东博兴东南)人,任昉第四子,颇有父风,官至尚书外兵郎。
有典载:梁武帝萧衍听到任昉去世的消息,把正在吃着的西苑绿沈瓜“投之于盘,悲不自胜”,“即日举哀,哭之甚恸”,追赠任昉为太常卿,谥号敬子。任昉子女较多,其中第四子任东里“颇有父风”,官升至尚书外兵郎。
 
任孝恭  南朝齐司文侍郎、中书通事舍人
 
任孝恭[公元?年至五四八年],字孝恭,临淮郡((治今安徽灵璧,也有说是今江苏盱眙东北)人,南朝梁文学家。生年不详,卒于梁武帝太清二年。孝恭幼孤,事母以孝闻。精力勤学,家贫无书,常崎岖从人假借。每读一遍,讽诵略无所遗。外祖丘它,与高祖有旧,高祖闻其有才学,召入西省撰史。初为奉朝请,进直寿光省,为司文侍郎,俄兼中书通事舍人。敕遣制《建陵寺刹下铭》,又启撰高祖集序文,并富丽,自是专掌公家笔翰。孝恭为文敏速,受诏立成,若不留意,每奏,高祖辄称善,累赐金帛。孝恭少从萧寺云法师读经论,明佛理,至是,蔬食持戒,信受甚笃(笃信佛教)。而性颇自伐,以才能尚人,于时辈中多有忽略,世以此少之。太清二年(548年),侯景寇逼,孝恭啓募兵,隶萧正德。正德入贼(萧正德与侯景勾结),孝恭还赴台(孝恭发觉后引兵奔入东府),台门闭,侯景获之,使作檄。求还私第检讨,景许之,因走入东府。城陷,景(因拒为侯景作檄)斩锉之。文集十卷(《隋书志》及《两唐书志》)行于世。(见《晋书》等古籍)
 
任课:南朝安东将军。
 
任课,居庐江(安徽省近长江的庐江县),南北朝前期出任安东将军。此资料出现在《任氏族谱》(任红强提供)上。该谱上第三十世任课,任东安将军,居庐江(安徽省近长江的庐江县)。并指出,此时正是南北朝的前期。
 
任瓘  南朝陈之安成太守 
任瓘,南朝后期任陈之安成太守。魏征等所编〈隋书〉卷四十 列传第五载有:平陈之役,以舟师自蕲水趣九江,与陈将纪瑱战于蕲口,大破之。既而晋王广已平丹阳,世积于是移书告谕,遣千金公权始璋略取新蔡。陈江州司马黄亻思弃城而遁,始璋入据其城。世积继至,陈豫章太守徐璒、庐陵太守萧廉、浔阳太守陆仲容、巴山太守王诵、太原太守马颋、齐昌太守黄正始、安成太守任瓘等,及鄱阳、临川守将,并诣世积降。
任瓘的事绩无从细考,但从唐朝宰相寇准的〈吊任瓘处士〉诗中,可以想见其为人、为官、为学之道。其诗曰:
一生长抱恨,终亦是贫居。
遗信留孤鹤,营坟卖古书。
竹斋无俗物,秋圃有寒蔬。
福善何言昧,悠然望太虚。
 
任忠  南朝陈臣,合州刺史、镇东大将军
任忠,先为南朝陈臣,后为隋臣。姚思廉《陈书》.列传第二十五任忠传:“任忠,字奉诚,小名蛮奴,汝阴(今安徽阜阳)人也。少孤微,不为乡党所齿。及长,谲诡多计略,膂力过人,尤善骑射,州里少年皆附之。梁鄱阳王萧范为合州刺史,闻其名,引置左右。侯景之乱,忠率乡党数百人,随晋熙太守梅伯龙讨景将王贵显于寿春,每战却敌。会土人胡通聚众寇抄,范命忠与主帅梅思立并军讨平之。仍随范世子嗣率众入援,会京城陷,旋戍晋熙。侯景平,授荡寇将军。”
和隋臣任忠本为一人。(见隋臣“任忠条”)
    有历史资料说:周大象元年(五七九)十一月十日,韋孝寬率北周大軍進圍壽陽(今安徽壽縣)。陳宣帝調遣軍隊進行抵抗,任淳於量為上流水軍都督,樊毅為都督北討諸軍事,任忠為都督北討前軍事,又遣仁威將軍魯廣達率師入淮,武毅將軍蕭摩柯帥兵騎至歷陽(今安徽和縣)。二十日,韋孝寬攻拔壽陽,宇文亮攻拔黃城,梁士彥攻拔廣陵。不久,周軍又攻拔霍州(今安徽霍山)。二十五日,陳宣帝為挽回敗局,任始興王陳叔陵為大都督,總領陳水陸眾軍。至十二月,陳置於淮南的南兗州、北兗州、晉州以及盱眙、山陽、陽平、馬頭、秦、歷陽、沛、北譙、南梁等九郡(皆在今淮南江北一帶)民自動逃避於江南。周又攻占譙(今安徽毫縣)、北徐州(今安徽蚌埠東),於是陳江北之地全部喪失,被北周占領。
 
任榛  南朝义军首领
任榛“大抵在任城界,积世逋叛所聚,所在皆棘榛深密,难为用师,故能久自保藏,屡为民患”,即为义军首领,长期与官兵抗争。许多史料均有记载。
《宋书  卷八十八 列传第四十八 》:
大明元年,虏向无盐(河北省境内),东平(位于山东省西南部)太守刘胡出战失利。二月,遣安都(宋将)领马军北讨,东阳(浙江省中部)太守沈法系水军向彭城,并受徐州刺史申坦节度。上戒之曰:“贼若可及,便尽力殄之。若度已回,可过河耀威而反。”时虏已去,坦求回军讨任榛,见许。安都当向左城,左城去滑台二百余里,安都以去虏镇近,军少不宜分行。至东坊城,遇任榛三骑,讨擒其一,余两骑得走。任榛闻知,皆得逃散。时天旱,水泉多竭,人马疲困,不能远追。安都、法系并白衣领职,坦系尚方。任榛大抵在任城界,积世逋叛所聚,所在皆棘榛深密,难为用师,故能久自保藏,屡为民患。
《南史》卷四十列传第三十载:大明元年,魏军向无盐,遣安都领马军,东阳太守沈法系统水军,并受徐州刺史申坦节度。时魏军已去,坦求回军讨任榛见许。会天旱,水泉多竭,人马疲困,不能远追。安都、法系白衣领职,坦系尚方。任榛大抵在任城界,积世逋叛所聚,棘榛深密,难爲用师,故能久自保藏,屡爲人患。
《资治通鉴》第二十六卷载:二月,魏人寇兗州,向无盐,败东平太守南阳刘胡。诏遣太子左卫率薛安都将骑兵,东阳太守沈法系将水军,向彭城以御之,并受徐州刺史申坦节度。比至,魏兵已去。先是,群盗聚任城荆榛中,累世为患,谓之“任榛”。申坦请回军讨之,上许之。任榛闻之,皆逃散。时天旱,人马渴乏,无功而还。安都、法系坐白衣领职。坦当诛,群臣为请,莫能得。沈庆之抱坦哭于市曰:“汝无罪而死。我哭汝于市,行当就汝矣!”有司以闻,上乃免之。
 
任约  南朝梁臣,南道行台、豫州刺史
任约,南朝人,为梁末之臣。经历很复杂,先是在西魏,后又“魏将任约以所部千馀人降于景”,而后随侯景降梁。从开朝皇帝梁武帝萧衍到梁最后一个皇帝帝敬帝萧方智,任约逐渐成了梁朝的实力派人物。综合零星资料,任约先后曾任多种职务:“任约为佐命元勋,都加以三公之位”(据《南史》);“遣仪同任约为南道行台”(据《梁书》列传第五十《侯景》传);“晋安王司马任约”(据《梁书》卷第五本纪第五元帝传),“南豫州刺史任约”(据《北史》 本纪)“豫州刺史任约” (据网上文章《诸葛亮——得益失荆》)。重要史料上没有任约的传记,但有他的许多记载。《梁书》卷第五本纪第五元帝有他的一些记载,从中看得出他的一些活动轨迹:“大宝元年(550年),……九月……是月,任约进寇西阳、武昌,遣左卫将军徐文盛、右卫将军阴子春、太子右卫率萧慧正、巂州刺史席文献等下武昌拒约。……大宝二年(551年),……侯景悉兵西上,会任约军。闰四月丙午,景遣其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执刺史萧方诸。……庚戌,领军将军王僧辩帅众屯巴陵。甲子,景进寇巴陵。五月癸未,世祖遣游击将军胡僧祐、信州刺史陆法和帅众下援巴陵。任约败,景遂遁走。……任约泥首于安南……庚子,信州刺史徐世谱、晋安王司马任约军次马头岸。……十二月丙辰,徐世谱、任约退戍巴陵。”
《北史》 本纪 卷六至十二有“嗣徽、南豫州刺史任约等袭据石头城,并以州内附。”
《梁书》列传第五十侯景传,以及《南史》等资料,都记载着任约的事情。
 
任七宝  南朝陈臣,定远太守
任七宝,庐州合肥人,随唐之臣任瑰之父、南朝陈臣任忠之兄。仕陈定远太守。《唐书》 列传 第十一至二五和《新唐书》 卷九十 列传第十五_都有任瑰传,其中有:“任瑰,字玮,庐州合淝人。父七宝,陈将忠之弟,为陈定远太守。”
 
任惠  南朝陈时昊兴太守
    南朝陈时诗人陈叔宝给任惠写了一首送别诗,记下了任惠的足迹。其诗题《幸玄武湖饯吴兴太守任惠》,诗句如下:“寒云轻重色。秋水去来波。待我戎衣定。然送大风歌。”
 
任桃   北朝北魏云中军将
任桃,广宁人。任延敬的伯父。北朝北魏孝文帝元宏太和元年即477年任云中军将,《新五代史》《北齐书》卷十九 列传第十一任延敬传有:“任延敬,广宁人也。伯父桃,太和初为云中军将,延敬随之,因家焉。”(见任延敬条)
 
任延敬  光禄大夫、大都督、徐州刺史、侍中
任延敬,(493-538),广宁人。北朝北魏及东魏之臣,先后任镇远将军、广宁太守、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开府仪同三司、持节南道大都督、大都督、行台仆射,除徐州刺史、侍中等职,死后又赠使持节、太保、太尉公、录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
《新五代史》《北齐书》卷十九 列传第十一有其传:
任延敬,广宁人也。伯父桃,太和初(北朝北魏孝文帝元宏太和元年即477年)为云中军将,延敬随之,因家焉。延敬少和厚,有器度。初从葛荣为贼,荣署为王,甚见委任。荣败,延敬拥所部先降,拜镇远将军、广宁太守,赐爵西河县公。后随高祖起义,中兴初(北朝北魏安定王元郎中兴元年即531年),累迁光禄大夫。太昌初(北朝北魏孝武帝元修太昌即532年),累转尚书左仆射,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延敬位望既重,能以宽和接物,人士称之。及斛斯椿衅发,延敬弃家北走,至河北郡,因率土民据之,以待高祖。为持魏武帝入关,荆蛮不顺,以延敬为持节南道大都督,讨平之。天平初(北朝东魏孝静帝元善见天平元年即534年),复拜侍。时范阳人卢仲延率河北流人反于阳夏,西兖州民田龙聚众应之,以延敬为大都督、东道军司,率都督元整、叱列陀等讨之。寻为行台仆射,除徐州刺史。时梁遣元庆和及其诸将寇边,延敬破梁仁州刺史黄道始于北济阴,又破梁俊于单父,俘斩万人。又拜侍中。在州大有受纳。然为政不残,礼敬人士,不为民所疾苦。魏,颍州长史贺若徽执刺史田迅据城降西魏,复令延敬率豫州刺史尧雄等讨之。西魏遣其将怡锋率众来援,延敬等与战失利,收还北豫,仍与行台侯景、司徒高昂等相会,共攻颍川,拔之。元象元年(北朝东魏孝静帝元善见538年)秋,卒于邺,时年四十五。赠使持节、太保、太尉公、录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子胄嗣。
 
任胄  北朝魏臣、都督、冀州刺史
任胄,任延敬之子,任延敬过世后,子承父职,北朝魏国录为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新五代史》《北齐书》卷十九 列传第十一任延敬传中有:“(任延敬)元象元年秋,卒于邺,时年四十五。赠使持节、太保、太尉公、录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子胄嗣。”(见任延敬条)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